谁的“天国” 太平天国:民族的浩劫

   1851年1月11日,37岁的广东人洪秀全在偏僻的广西金田村揭竿而起,自封天王,号称“太平天国”。
两年后他杀进南京,直到1864年南京城破之前服毒自杀,席卷大半个中国几近十四年。

      一百多年来,尤其是半个多世纪以来,洪秀全在中国始终是一个神话。直到2000年6月,潘旭澜先生的《太平杂说》出版之后这个神话才开始破灭。 实际上,太平天国战争确实是一场真正意义上的大悲剧,它持续之长,规模之大,损失之惨,影响之远,在中国历史上都是史无前列的。单就人口损失,以及双方的残酷性和破坏性来说,在世界历史上也绝无仅有。  

      长期以来,太平天国运动被粉饰为一场“反帝反封建”的农民战争、革命行动,这无疑严重背离了历史史实。1858年,英国军舰Lee经过金陵,遭太平军将士误击,额尔金下令反击。洪秀全将发炮的军士斩首后,派人向英国人道歉,并写下打油诗诏书示好,希望和洋人携手灭清。此后,以洪秀全为首,太平天国的领导层一直对洋兄弟十分看重,深居简出的洪秀全甚至连洋人舰只加煤加水这样的琐事都亲自过问。即使到了同洋人撕破脸的太平天国后期,忠王李秀成和慕王谭绍光仍不时跟英法联军统领戈登通信,要求做买卖,搞军火生意,并明白表示:“我朝系与清朝争疆土,与外邦毫无嫌怨。”仅1862年4月一个月间,上海的外国洋行就卖给太平军步qiang3046支,子弹18000余发。天京(南京)被围期间,洋人更是不断供应粮食、军火,甚至鸦片。由此可见,所谓“反帝”云云,根本就是无稽之谈。

  “反封建”亦无从谈起。咸丰帝有名号的嫔妃只有18个,而洪秀全却有88个之多。至若等级制度、服饰规定、官员品级、爵位世袭等,太平天国比起清政府来有过之无不及。而且,根据清朝官方文件统计,太平天国早期领导人200多人,出身得以查证的一共50人,绝大多数是地主、商贩,真正农民出身的只有14人(还包括富农)。同时,太平天国对犯法官员的处罚之一就是“罚为农”,丝毫没有对农民的尊重,又何谈“农民革命战争”?也许,还是梁启超的一句评价鞭辟入里,道出了实情:“所谓太平天国,所谓四海兄弟,所谓平和博爱,所谓平等自由,皆不过外面之假名。至其真相,实与中国古来历代之流寇毫无所异。”

  太平军的狂飙所至,庐舍为墟,遍地瓦砾。过去许多年后,依然是满目疮痍,残破萧条,一片凄凉。人烟稠密的长江中下游流域,已是一片劫灰:苏南地区“往往二三十里,不见居民,有的地方人口仅存五分之一。”浙江“道殣相望,昔日温饱之家,大半成为饿殍。”安徽皖南“野无耕种,村无炊烟,市人肉以相食”;皖北“但有黄篙白骨,并无居民市镇,竟日不见一人”。江西省数百里“不闻鸡犬声,惟见饿民僵毙于道”。

     即使是动用了包括核武器在内的现代化装备,战场遍及全球的第二次世界大战,也很难与其匹敌。太平军掀起的狂飙席卷所及,庐舍为墟,遍地瓦砾。狂飙过去许多年后,依然是满目疮痍,残破萧条,一片凄凉。人烟稠密的长江中下游流域,因地处风暴中心,为太平军和清军往复争夺烧杀之区,更是一片劫灰,生灵涂炭:

先看看人口的骤减:
据清政府统计:
浙江省人口从1851年约3000万,经历战乱后十年恢复,1874年,还不足1100万。
1851年,江苏人口约为4430万,经历战乱后十年恢复,即到1874年,人口连2000万还不足。昔日的富庶繁华已化作战火的灰烟,换来一派“愁惨气氛”。无产阶级的史学家范文瀾在他的《中国近代史》中说:杨州、苏州、南京在太平天国战争后,“二三十里无居民。”“竟日不逢一人。”萧条至此,惨矣!

据《中国人口史》统计的太平天国战乱中南方七省人口死亡数字:
        江苏战前4471万人,死亡1679万,死亡率为37.5%。
        浙江战前3027万人,死亡1630万,死亡率为53.8%。
        安徽战前3738.6万人,死亡1700万,死亡率为45.5%。
        福建战前1621万人,死亡449万,死亡率为27.7%。
        江西战前2428万,死亡1172万,死亡率为48.3%。
        湖北战前2218.7万人,死亡500万,死亡率为22.5%。
        湖南战前2180.9万人人,死亡200万,死亡率为9.2%。

这场浩劫中究竟死了多少人?至今仍是个谜。

  清军和太平军在中国最富庶的地区交战十余年,造成的破坏和给人民带来的苦难非常严重。1863年左宗棠亲见的情况:“此间向湖州一路,山径崎岖,人民死亡殆尽,运粮极难,寇不能来,我亦不能往也。浙中光景已是草昧以前世界。”(左宗棠:《致李鸿章》同治二年四月初十日)。到战后的1875年:“江浙财赋之邦,经乱已十余年,而土田之开垦无多,或七八成,或仅及五六成。皖南积尸填塞山谷,至今未尽收掩,田卒污莱而不能辟,人民离散而不能归。”(郭嵩焘奏稿《条议海防事宜》(光绪元年三月)。”据葛剑雄的:《中国人口发展史》文中说:“太平天国和捻军等部的起义和清朝的镇压发生时中国人口已经达4.3亿的时候,最剧烈的战争和破坏恰恰是在中国最富庶、人口最稠密的地区进行的”,“1851年至1865年这14年间总人口减少了1.12亿,下降了26.05%。”中国人死了1/4强。真是兵凶战危,触目惊心!


现代史学家戴逸研究,1830年前,中国国民生产总值占世界29%,是世界上经济最强大的国家,西欧五国的GDP总和占29%,与中国持平。经太平天国战乱40年,到1900年,中国的GDP只占世界的6%。从这一数据看出,太平天国让中国从一个经济大国变成极贫弱的国家。


《天朝田亩制度》没有实施,本身也没有进步性
历来太平天国运动最为人称道的有两点,一为《天朝田亩制度》,二为《资政新篇》。事实上,《天朝田亩制度》几乎可以说是一份“内部文件”,它虽然是“旨准颁行”的天国官书之一,而且至少印过3次,但似乎每次印数都极少,当时就没几个人见过,汗牛充栋的太平天国相关史料中也极少提到它。
而就算真正实施起来,这个制度也大有问题。它其实并没有主张“打土豪分田地”,而是规定全国的土地连同其上的农民都是天国的或天王的财产,把全国编制成一个纪律森严的特大型军垦农场,乃至不妨说是劳改农场。农民在严密的军法管制下被各级官员“督之为农”,而全部收获除每家留下“可接新谷”的一点口粮外全部收归国库,以供“功勋等臣世食天禄”。
《资政新篇》的确很进步,但是一直被束之高阁,只是摆设
和《天朝田亩制度》一起并称为太平天国两大纲领的《资政新篇》也是太平天国运动很进步的佐证。具有浓厚资本主义色彩的《资政新篇》也确实走在了时代的前沿,很有进步性。遗憾的是,它比《天朝田亩制度》的影响还要小得多,《资政新篇》是洪仁玕个人署名的,也不属于“旨准颁行诏书”。

1853年,马克思听到太平军胜利进军的消息,万分高兴,寄予热切的期望,想像以后东方会出现一个崭新的中国。1862年,当他知道了天平天国推行的各种暴政之后,他又感慨道,“除了改朝换代以外,他们没有给自己提任何任务。”这和中国古代的许多农民起义一样,在取得了胜利之后,起义者摇身一变成为了暴政者。
的确,就太平天国的实践来说,其经济的保守和政治的专制都比清廷有过之而无不及。如果说这因为是战时状态还可以不论,可是天朝的文化管制更是空前绝后的,可以说比历史上以焚书坑儒箝制言论著名的秦始皇还要专制得多。它从金田起兵时就对除拜上帝教以外的一切“异端邪说”包括中国传统的儒家典籍实行封禁焚毁政策,一路焚书砸庙直到南京。而在太平天国存在的14年间,出书不过50种,其文化的封闭可见一斑。
太平天国没有向西方寻找真理,因为《资政新篇》,更因为“信基督”,太平天国运动被打上了“西化”的色彩,甚至洪秀全在有的书中还被评价为向西方寻找真理的人物。不过,太平天国的“西化”在于,洪秀全建立了一个基督教政教合一的神权国家,而不是任何有价值的政治经济制度的引进。


文章来自: 本站原创
引用通告: 查看所有引用 | 我要引用此文章
Tags:
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1298
 
 
发表评论
昵 称:
密 码: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.
机器码: 为防止广告,请输入8182
答案是: 验证码
内 容:
选 项:
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,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,建议您注册帐号.
字数限制 200 字 | UBB代码 关闭 | [img]标签 关闭